孩子,盼你长大,也怕你长大

摘要: 别离,是父母和子女间不变的主题。无论心中有多大的不舍,无论有多希望他们在身边,我知道,她早晚会飞走。

11-10 05:21 首页 遇见简爱


每一个心中有爱的人

都关注了“遇见简爱



—01—

当了妈,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有多脆弱


八月末九月初,南方也开始有初秋的凉意。

清早起来,秋阳淡淡,微风不躁。我开着车,载着女儿,车子行驶在并不繁忙的街头,公路上不时有金色的叶子从枝头缓缓落下,轻歌曼舞,如同电影里的画面。眼下正是江南最好的季节,我心里却像打翻五味瓶。

今天很特别,女儿初一开学,将在全新的校园,开始寄宿生涯。车子里就我们母女俩,打开手机想邀女儿合影一张,又怕她拒绝。你知道,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对于父母的提议,不再言听计从,加上她平时里不爱臭美,但今天出乎意料,欣然同意,还十分配合,微微一笑,随着“咔嚓”一声,相片定格在那一瞬间。

我望着相片,发愣。弹指一挥间,我的女儿唐欣成了一名中学生。

母女俩一人提着一大包学习和生活用品,在一楼大堂班主任处签到,老师的指引下,找到寝室,饭堂,宿舍。

和女儿一起铺床、挂帐、叠被,阳台上一排排整齐的杯子和洗漱用品。鞋架,衣柜也都贴有名字,井然有序。同一间宿舍里,不少一家老小都过来陪同孩子,我们谈笑风生,一时间仿佛回到学生时代。

随后,又和女儿去了教室,门口插有鲜花,黑板报上写有大大的粉笔字:欢迎新同学!教室的一角放置着书柜,中外名著,琳琅满目,书香飘逸。

我问女儿:新校园,你喜欢吗?

女儿笑着回答:比我想象中好很多。

离开时,我拍到几张照片留念。女儿送我出教室,我执意要在她额头上一吻,她却面露愠色,转头去了洗手间。出来时,满脸是湿的,分不清是自来水,还是眼泪……一直以来,很少和她分开,闺蜜一样的母女情。她会跟我分享心事和秘密;我去哪里旅行,不论国内外,都习惯带上她。

我怕自己忍不住掉眼泪,赶紧离开教室。

自从当了妈,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有多脆弱……


—02—

有了孩子,仿佛有了铠甲,也有了软肋

 

车子停放在校门口,我坐在驾驶位上,许久。静默,回忆如倒带,画面一幕幕回放在眼前。

第一次做母亲,躺在产床上,剧烈的疼痛后,随着几声哇哇大哭,女儿呱呱落地,剪脐带,包扎,清洗,所有流程过后,医生把她抱给我看:是个小公主,你看,粉粉的脸蛋,大大的眼睛,雪白的皮肤,是个美人胚子。当时的我,虽然气若游丝,心里是欢喜的!

第一次上幼儿园,到了教室,想把她交给老师,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抱着我紧紧的,不肯放手。老师抚慰她,同时也安慰我说:每个孩子刚来都这样,不必担心。之后便一把从我手中夺走了孩子。女儿大哭不止,用尽全力,声嘶力竭,我匆匆逃离现场。出来后,躲在校门外的一个角落眼泪汹涌…..

第一次走失,那是在她三岁那年,带着她去商业中心,到了鞋店,我顾着试鞋,一时大意,把女儿弄丢了。来来往往的人群里,看不到她的身影,我失魂落魄的找来店里营业员帮忙找,仍然不见其踪影。害怕,伤心,绝望,眼泪夺眶而出。“如果女儿找不到了,我也去死”,在心里诅咒了自己千万遍。我在原地不停打转,寻觅,十几分钟后,女儿像个没事人,从隔壁的游戏厅慢悠悠地走出来,抱着她小小的身躯,我泪如雨下……自从有了孩子,仿佛有了铠甲,也同时有了软肋。

第一次小学毕业典礼,承蒙家长和孩子们厚爱,我做了晚会总策划,全班四十几个学生悉数到齐,六年期间教过她们的所有老师,包括校长,主任,都一一到场。那天晚上,在女儿同学家开的酒楼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落落大方的小主持阵容,家长致词,孩子们献唱,音乐老师也上台助兴,载歌载舞,最后感恩献花,合照拥抱。晚会结束后,老师孩子无一例外泪水闪烁。人生自古伤别离,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咽.....

我们所经历的凡此种种,不也正是千千万万千家长们的心路历程吗。个中滋味,不言而喻,你懂。

亲爱的孩子,以后的路,得靠自己走下去。

人生是一个不断相遇与离别的过程,这样的离别是残忍的,但又是无法逃避的。就像每一颗种子,必须突破厚厚的土壤,历经风雨的洗礼,才能长成参天大树,开出绚丽花朵。

妈妈相信,你能行!


—03—

孩子,盼你长大,也怕你长大

 

前几天在杂志上看到一个故事。

说的是一对大学教师,高级知识分子。

夫妇生了三个孩子,个个争气,该成龙的成龙,该成凤的成凤,全飞了,而且飞去很远。大儿子在旧金山,二儿子在温哥华,小女儿在慕尼黑。

亲朋好友对他们,那是交口称赞:有能耐,好福气。

可故事把我看哭了。

子女们也的确孝顺,花巨资给父母在城市中心买了房子,二十八层,视野极高,抬头蓝天白云可见,低头车水马龙穿过。刚开始住过来,老两口觉得挺新奇,时间久了,一样枯燥无味。

忽然一天,他们发现,对面的二十九楼里,一个小男孩子时常立在落地窗前双目茫然,到处张望。

接连几日,天天如此。

老两口觉得有些蹊跷。

终于有天,老大爷按捺不住,跑去小男孩家敲门,果不其然。

原来孩子的父母白天要出去工作,无人照料,便将他独自关在家里。

“小朋友,我是对面的爷爷,想邀请你我家去玩。”老大爷微笑。

孩子大概见爷爷慈眉善目,不像坏人,便跟着去了,还带上自己的泡泡水,兴高采烈。

平时里,家里没有孩子,异常冷清。小男孩的到来,令老太太欣喜若狂,摸着孩子脑袋,对老伴说:“这孩子很可爱,年龄应该跟咱小孙子差不多。”

两老一小,一起吹泡泡,时间过得飞快,黄昏悄无声息来临,小男孩要回家,老人依依不舍。

次日,老太太又催促老伴去把孩子领来家里玩。那阵子,家里一反常态,充满欢声笑语,大约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老两口看起来也年轻了。只是,一段时间后,孩子开学了,便不再来了。

一切又重归于静寂。

人到老年,华屋再好,锦衣玉食,终也不如儿孙在侧,承欢膝下。

为人父母,我们大概都有一种矛盾心理:既渴望孩子成材,看到更大的世界。又怕孩子远走高飞,不能常伴左右。我们一面希望他们的翅膀更硬一些,一面又不愿他们离开巢穴。看到孩子的成就而高兴,因子女不在身边而落泪,大抵世间每个父母皆因此而纠结着。


—04—

假如有能力,请带着爸妈一起飞

 

昨天,老家传来噩耗,老村书黄叔永远的走了。

二天前,才听村里人说,黄叔在田里干农活时摔倒,当时就昏迷不醒,二个小时后,120过来把人拉到县里医院,住进ICU,很遗憾,最终没能挽回性命。

医生说:如果当时送到及时,不至于这个结果。

让人气愤的是,黄叔摔倒之时,有愚昧的乡亲见死不救,怕人死在自己车上,晦气。

我还能说什么呢。更加应证了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唯有宇宙和人类的愚昧,是永恒的。

相比黄叔而言,女友羊羊的父亲晏叔稍微幸运一点。

晏叔这几年都在广州带外孙,其实是一家人在一起互相照顾。但今年夏天,广州特别炎热,叔叔上个月回乡下避暑,平日身体一向不错的他,那天和老友喝了点小酒,突发脑梗。

老友速速把他送进医院,因抢救及时,捡回来一条命。羊羊得知父亲得病,心急火燎,马上订机票,次日便把父亲接回广州,接受更好的治疗。

“有生之年,再也不想和父母分开了。”失而复得的羊羊如是说。

想到自己,我亦为人父母多年。父母渐渐老去,身体每况愈下;子女也在长大,羽翼已丰,离开我们,学着长大。

常听人说:狗日的中年。

我不完全同意,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

人到中年,虽劳累,其实也最幸福。为什么这么说?父母健在,儿女尚未走远。

这些年,我渐渐学会了,理解,接受,面对,承担,感恩,对命运多了几分感恩和敬畏。当然也对人生多了几分感慨和沧桑体味。

生命在父母、我们、孩子间传承,在这奇妙的轮回中,我们不得不面对相聚和离散,体味着种种欢乐与心酸。


—05—

孩子,你的世界更美好


下午在好友群里聊到开学这件事。


"昨晚把女儿送上火车,心里感觉被掏空了......"


"宝贝才两岁半,但是不在自己身边,因为条件不允许所以只能给她奶奶带着,所以现在努力工作,只是为了让她更快的回到自己身边,在有限的时间里陪着她长大,然后放手让她去看看更宽更广的世界。"


"女儿到另一个城市去读高三了,刚开始非常不习惯,家里冷冷清清,心里空空落落。现在虽然习惯了,但还是会天天到她的房间逛一圈,看看她的书,感受她的气息。总感觉是大人离不开孩子,而不是孩子离不开大人。”


....


朋友们个个感慨万千。


黄磊说:世间所有的感情都是指向团聚,只有父母的爱,是走向别离。


今天,我是真的体会到了。


别离,是父母和子女间不变的主题。无论心中有多大的不舍,无论有多希望他们在身边,我知道,早晚会飞走。

 

我更知道,他们有自己的天地,比我给她的,更加绚丽多彩!


未来尚未到来,但在当下,孩子,我愿倾尽我所有的爱给你。


是的,谁都无法预计子女明天会飞往何处,不知道会离开我们多久,不知道多久才能回家一次。即使是这样,如果你们是幸福的,如果孩子能脱离我们,拥有更大的天空,更灿烂的未来,作为父母的我们,仍然会默默祝福着。


但是,亲爱的孩子,假如有一天你累了,受了伤,请你记得:回家来,这里依然是你温馨的港湾。


因为,父母是子女永远的接纳者。


我唯愿,世间的子女,也都是父母的接纳者。


这便是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初衷,与你共勉!



PS:喜欢这篇文章,就请分享吧。


- END -

*作者:简·爱,商人作家,生活里的艺术家,业余摄影爱好者,写温暖励志充满人间烟火气息的小故事。新书《相逢不必太早,只要刚刚好》,当当网京东火热销售中。微信公众号:遇见简爱(ID:AJENNY13249143703),青梅煮酒,等你来。

   每天八点,遇见简爱

点击阅读原文,可进入购买链接


首页 - 遇见简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