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DISTANCE

摘要: 积攒所有情绪 告别一场怀念

12-11 18:09 游离 首页 北冥有魚

“你好

别来无恙”

ˇ

躲了很长一段时间,朋友最近偶然提到,才想起自己年初清空了所有,而后也太久没有更新。忘记有多久,没有去正经去过什么东西。翻翻以前写的那些文字,坦白讲,它们都是被“惯”出来的,被我那些无处安放的情绪放大、滋养。而我,确实是一个需要感情去挑拨,才肯才能提笔的人。感谢你们没有离开,还在这里。而一些新的朋友,此刻,从你看到这段文字开始,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


临近放假,终于可以马上回到我南方的家。感觉好久没有在家呆过了,从去年十一长假后到现在,只是过年那几天回去了一趟。想家的情绪在这半年里疯长,也是从今年开始,手机相册里满满都是家人的照片、视频,因为意识到,越长大,就要离家越远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为他们的依靠,但我在努力,希望这一天快点到来。


曾经一度迷恋Paul éluard的一句诗:一场风暴占满了河谷,一条鱼占满了河。熟悉的朋友,应该记得我以前还发过一篇关于这个的文章。我也曾有过一条鱼,为它掀起过暗涌也好,翻弄过波涛也好。以为暴烈激动便是力量,可后来才发现,最好的力量竟是纯粹的温柔。而年少的时候,这些都是不得要领的。等日后懂了的时候,鱼又早已不见了。为此,我还内疚了很长一段时间,却遗忘了最基本的道理:河终究是要流动的,鱼也是终究会游走的。

 

上个月,看了一部电影,它以前的名字是DISTANCE

从第一个故事开始,几乎是一直哭到最后,然后没等片尾曲出来,我就背上包落荒而逃。就是那一天,我正式和过去的自己挥手再见。是结束,也是开始。

关于DISTANCE,在我看来,人与人之间相处,最好的状态是亲密却不干涉。而最难最怕的就是不温不火那种淡淡得让人不安份容易使人像无头苍蝇般栽进去,横冲直撞,一不小心就作茧自缚。人活一生有爱,有热情,有信仰。但不可把信仰物化寄托于人,一旦出现问题修补不了,便再无力关怀。

 

我没法解释,我经历了怎样一段暴烈激动的日子,但至少,现在的我有平息下来,能够释怀,以新的态度去审视我过去的人生。也只有跳脱原来的圈子,抛开原本的自我定位,自己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才能理性地去对待所有发生的一切。

我从未觉得影响会如此的顽强,改变我太多,性格、观念、习惯。虽然这中间很小心辛苦,但我接受成长,接受一个现在这样的自己。因为无法回到过去,改变过去,只能向过去学习。

 

况且根本没有什么愿望是能够直接直指人或物的。想和谁在一起,想获得什么,这些都不受我们控制,不取于我们自己的想法。只能说,去希望自己变得如何,以此来拥有这些。

所以在这一程度上,我们去争取的每一件事,想去爱的每一个人,都是因为自己觉得那是好的。那么,能否试着不那么去在意,最后本身的结果会是怎样。因为在我们的初衷里,这些选择都是想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

 

廖一梅的《柔软》里说: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里,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我很喜欢,也很有感触,如同近日一再和身边朋友强调的“契合”二字。可是,懂你的孤独,就能带你走吗?你走,你就不会孤独了吗?多年自己在外浪的日子,让我早已习惯并享受独处,自己沟通和解。然后,会发现有很多新的想法、认知,在那样安静的时间里自我碰撞出来。


人格未完善时期,对很多事情还都不理解,只会问“为什么”、“怎么办”。这时,是需要有一个人在身边,年长的人也好,同龄却心理成熟的人也好,去要引导你,去一步步地带你重新认识你所处的这个大千世界。一个朋友曾说,家长里短的寒暄并不能起什么实质性作用。的确,如果受用的话,那许是因为孤独,需要关怀,需要这样的善意来宽慰。但不可置否,寒暄的确是社会现实里人们打交道的一种必需品,因为都市人都孤独,再怎么游离,也逃不脱这圈子。慢慢,你便会开始渴望契合,渴望情怀对等。

 

自始至终所有的事情好像都在教我如何学会并接受一个人去生活战斗虽说少年情怀总是真,但成长将我年少轻狂时所认定的,自以为对的东西,正一点点地推翻修正。

让我知晓,生活有着生活该有的模样,生活现实如常,社会现实如常。所希望着的自我理想化的东西,无法摆脱物质现实的条框,再去生硬碰撞,物极必反。


即使,现在说起过去的一切,再怎么的语无伦次,可是我所有的不甘不解,还是在缓慢的时光里找到了解答。

现在的我,不再执念于过去那些矛盾,究其原因,不再固执地画地为牢,把自己困顿其中。像是一场投资中,对沉淀成本过分眷恋,只会让自己亏损太多。

激荡过也好,消沉过也好,我都坚信,那段岁月里的一点一滴终将酿成自己的所得,不会白费

 

突然想到知乎上的一段话:我已经原谅了从前的自己,就像谅解了一个野心勃勃的傻逼,体恤了一个笨手笨脚的勇士,释怀了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所有的深爱都是秘密,也都是冒险。风险和收益成正比,这在感情里也是没差的,无论到最后你收获的是人还是故事,都是独一无二一生只一次的经历。虽然,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那条鱼,但是知道,它在一个地方,在呼吸,在笑,在拍碎波浪送来的一千朵太阳。



首页 - 北冥有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