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里的「隐藏功能」,跟你和爸妈都息息相关

摘要: 让更多人看见。

11-12 02:36 首页 BottleDream




所谓「无障碍」,

为的不是少数人,

而是关乎我们每一个人。


1


认识沈广荣的时候,我意识不到他看不见。他的生活比我酷多了。


我们是在微信上认识的。晚上 7 点多,沈广荣通过了我的微信好友验证。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说,正忙着筹划自己的 21 岁生日音乐会。


计划是这样的:10 月 15 日,他在深圳的阿门酒吧举办一场黑暗中的音乐会,请玩乐队的朋友来上台表演,请家人、朋友、同事一起来听。


我也经常幻想自己某天能组个乐队登台演出,但他 15 岁就做到了。


跟我说起他玩音乐的故事,隔着屏幕我都能听出来他的激动:自学着玩了 9 年的架子鼓,几年后组乐队唱摇滚。除了会打鼓能唱歌,沈广荣还会做 MIDI 音乐,平时会给朋友编曲,音频编辑软件 Auddition 也用得溜,业余时间还给正版软件做了一个汉化包。


▲沈广荣在改进他的敲鼓软件,照片来自工人日报


我说,我连基础的编程课学不下去。结果发现他编程都是自学,花了 5 年时间,不用打开电脑屏幕,「靠耳朵」敲代码,也手速如飞。他甚至还有自己开发的软件……


我们聊天的时候,离音乐会开始还有 2 天,沈广荣还没确定音乐会完整表演曲目。他说,来深圳工作后忙,玩音乐变少了。


让他忙碌的工作,也是他自学了 5 年编程找来的。从 2015 年到现在,他在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做工程师。



他每天都是这么上班的:拿着手机,用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来滑去,「读屏软件」会把手指触碰到的内容「念」出来,他通过这些声音来判断应用的功能到底能不能用,要是不能,就得给开发应用的科技公司写解决方案去了。


对于视障人士人们来说,「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方法,就是让个应用、文字,甚至是表情变成声音。


「找到这些不好用的地方,给企业写解决方案,有时我还会写一些辅助测试的小工具。」他说。


沈广荣对声音的敏感度极高。手机读屏语音的速度比人说话的声音快好两三倍,我完全反应不过来,但沈广荣操作得很顺畅。


他测试的应用,就是生活常用的淘宝、微信、支付宝、QQ……很多功能,如语音转文字、读屏软件,对于视力听力正常的人们只是「多一种选择」,但对视障和听障人士,这是他们和这世界接触的门槛。


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让我们的生活更便捷,但对沈广荣和其他视障人士来说,这几年的生活方便了很多:


他们原来不能一个人出门。打车很麻烦,没有「明眼人」的帮助,上出租车很没安全感。现在滴滴支持了读屏,视障人士也可以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一个人可以去机场,跨越去城市探亲


去购物也麻烦。以前去超市有那么多的货架,连一支牙膏还有那么多牌子,视障人士即使在有帮助的情况下也很难选择产品。最近几年,外卖可以上门,视障人士一个人就能挑选菜品、生活用品,还能选品牌,原来他们只能打电话叫为数不多的几家外卖,现在沈广荣和他的同事,经常在办公室点下午茶外卖……水果、零食、甜点,每天不重样。


最大改变还是支付,原来视障人很难看清纸币面值,在餐厅和便利店付款也需要帮助。而现在,手机支付,读屏应用也会念出来金额,他们对花了多少钱一目了然。



所以手机应用和操作系统里,能不能都支持读屏,对于视障人士来说很重要。


但沈广荣很快就给我解释,这件事光有读屏还远远不够。他的岗位叫做「信息无障碍工程师」


而也是因为他我才知道,「信息无障碍」这个词,不是指「残障人士专用」功能,而是任何人,身体健全还是残疾人,年轻人还是老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平等的,没有障碍地获取和使用信息。而在国内,视障、听障、读写障碍、老人数量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了 2 亿


而也不一定读屏才是「信息无障碍」。字体放大、前景和背景色调换、音视频加字幕,等等,虽然这些对健全人而言看上去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基本设置和功能,但对于低视力、色盲色弱人士、以及听障人士,还有感官功能弱化的老年人来说,却很重要。



2


不过沈广荣的生日音乐会,他的同事兼朋友刘彪是赶不上了。


他是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技术主管,这周末要飞一趟重庆,去给一家公司讲讲信息无障碍。


1989 年出生的他,已经有十多年的自学编程经历,加入研究会比沈广荣要早一年。


▲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开会的样子,图片来自工人日报


问起他最近一个很自豪的项目,他说是华为手机 EMUI 5.1 版本无障碍项目。因为这次第一次,他们在系统底层,而不只是应用层面考虑信息无障碍。


为了这个事儿,他和同事们忙活了小半年,到现在还在进行测试和反馈。


从去年年底开始,刘彪给华为提供了很多视障人士使用手机的问题,其中一个是第一次打开手机时,需要进行网络和 SIM 卡设置,这一部分无法直接开启读屏功能,需要「明眼人」的帮助才能帮忙搞定。


今年 3 月,刘彪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结果:华为 P10 首次开机,用两只手指长按屏幕,就能开启读屏功能。


除了这个功能之外,还有一些有意思的,例如用语音可以分辨同音字「他」和「她」,语音系统不会直接说「Ta」,而是??「男的他」、「女的她」、「动物的它」,让视障人士也能轻松把字给用对。


「应用如果不好用,还是有替代品,但操作系统上是否支持信息无障碍,变化会来得更根本一些。」刘彪说。


华为也把信息无障碍当作是 P10 手机的一大亮点,在的推广视频里还高亮了这次合作的一些数据:



「3600 小时的开发,7000 次联合测试,200 次反复调整,EMUI 信息无障碍项目,终于迈出一小步。」


但刘彪认为,目前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信息无障碍,并不是从 0 到 1 从无到有的事情。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等大的互联网公司都意识到了支持信息无障碍的重要性,但因为每个应用也会进行更新修改,对信息无障碍支持,也需要反复在应用更新中支持起来。


刘彪说,每一次应用进行大版本的更新,原来没问题的功能,可能也会因为代码修改出现问题,而会出现倒退,所以每次他们都需要重新测试,然后给互联网公司提修改需求,哪一些需求最影响视障人士使用,更需要紧急修复。


很多时候,互联网公司新版本应用上线前,给到他们的时间并不多。「最长一周,最短可能只有两三天。」刘彪最近在忙的是支付宝的新版本应用,给到他们测试的时间也只有几天,在回我微信的时候,已经将近 10 点了,他才刚刚下班回到家。


「这事情确实也累也辛苦,而且反复,」刘彪说,「但看到修改后确实自己和身边的朋友用得舒服一些,还是能有一个动力推动着自己往前走。」


他说,他是工程师,也是一个用户。



3 


今天,在沈广荣举办生日音乐会的时候,国内关注信息无障碍的人们也没闲着。因为 10 月 15 日,还是国际盲人节。


今天在微博上,不仅是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科大讯飞等科技公司发了号召的海报,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民谣歌手周云蓬、奇葩说的邱晨、果壳网的创始人姬十三,都参与话题#让更多人看见#。他们想传达的,其实是这件事:


「我们今天为无障碍所做的推动和改变,其实都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为我们自己或者自己的亲人提供一个更加便利的生活。所以无障碍并不是和当下暂时还健全的我们无关的一件事。」腾讯首席前端技术专家黄希彤告诉  BottleDream。


黄希彤在腾讯推动信息无障碍,再让更多人获取信息上,他认为技术能帮上忙。只要有更多的人给信息无障碍发声,产品的设计者们也能更多的意识到信息无障碍的重要性。


▲Facebook 的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团队


「要让产品策划者要意识到我们的用户中原本就包括各种各样的人,包括老花眼的老人,耳朵背的老人、色盲者这样通常被认为是健全人的障碍者,也包括障碍更加明显的盲人、聋人、肢体残障用户。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互联网产品,应该尽可能的去让更多的人去使用,而不是把其中某一些人视作价值不高的小众用户,轻易放弃掉。」黄希彤说。


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首席专家张昆观点也是类似:「人性化不是为了让人感动,人性化的产品意味着使用人群更广泛,商业价值更大」。


他认为,国外最大的科技公司如 Google、IBM、微软、Facebook 都有专门的信息无障碍团队,也是有这一层面的考量。在国内,腾讯、阿里巴巴、微软、百度等公司在最近几年也开始意识到信息无障碍的重要性,于是这样才有了故事开头,盲人工程师沈广荣和刘彪的故事。


而对于未来的技术,物联网、无人驾驶汽车、人工智能的音箱……刘彪也对新技术很是期待。


「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实体的洗衣机和微波炉很难使用,未来如果都能用手机、语音来控制家电,还能坐着无人驾驶汽车出行,生活真的会很不一样。」


长按扫码??

让更多人看见





首页 - BottleDream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