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同桌诗歌-本期推荐:冰马

12-11 06:43 首页 潜江新闻网


冰马

湖北公安人,现居上海。1991年湖北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同济大学2017级MFA硕士在读。
八十年代末开始写作,著有诗集四种。另著有长诗《殡葬师手记》及长篇组诗《公安引》。
曾主编出版作家作品评论集一部。
据英译本译有《乔治-巴塔耶诗集》、乔治-巴塔耶长篇小说《眼睛的故事》,并译有少量弗罗斯特诗歌。 

嫩草

我说的嫩草,是长在坟头上的那些

“清明时节雨纷纷”,妈,你觉得暖和些没?

她们一年一年,死了又活

你要好好的,天灵盖还疼吗?

 

 

缝隙

两只小乌龟死后

浮上水面

这才养了三个星期

还没等春天彻底过去

先后死去的

另有三条黑珍珠


死神到底藏在水的哪个脏器

鱼缸长不出水草

氯气则隐进了水的缝隙

——胸中块垒,幽闭着一个又一个

乃至十万个,为什么,直到

死亡在春末不慌不忙,弥散开去

 

我说自个写得很不错,还将更不错

可是我到不了“很好”那个位置

今天,我只学会摔盘子,青花瓷

另外,还有三个茶杯


它们摔瓷砖上,那么清脆

这是四月的清早,

窗外还少有行人,

晨光透过厨房玻璃照进来。

盘子摔地上,声音那么清脆


我便继续。从窗台上抓起一个瓷杯

再抓起一个

......

在这儿,现在,我找不出合适的象声词

描述它们的一瞬,又一瞬


不过每次,最后都有小块碎片儿

划过瓷砖地面 

从厨房门划向后院儿门槛

滋地儿声音,听起来轻柔,舒缓,略略尖锐

 

 

木槿

做菜园篱笆的命

枉然一生怒放紫嫣

枉然,也是我一家之命

从祖上到儿孙

木槿兀自盛开

兀自地艳绿,落地生根

我们都有个公安话的小名:

“插枝子”

随便折根枝条,插土里

插土里,无须灌溉

日含雨露、阳光、阴翳、冰霜

且由他去

连被忽略都不曾归我所有

生死,亦即无生无死

 

再次书写沉默

三十年前,沉默就被书写过

那时还不流行叙事


沉默本就不是个段子手

诗人写到:“黑雨打芭蕉”

他用了个隐喻,其实只是想说

水泥厂和煤电厂散发着弥天粉尘

他接着写:“我戴上白手套”

用完这个修辞,全诗便戛然而止


他一生有搽不尽的黑灰

那堆在眼角的叫眼屎

落在脸上的,叫皮屑

藏在心里的那些

直到今天,依然藏在心底

 

 

在沉默与低首间

烟卷儿始终燃烧着,偶尔能听见烟丝儿爆裂

却一直都传递出咝咝咝咝的乐音


青烟一缕一缕,但并非条分缕析

它们互相缠绕,旋转

或者轻浮并相互弥漫

然后,急促地消隐于无形


夜深了

排气扇嵌在天花板,十年后依然

和电脑散热器一起

嗡嗡地旋转着,似乎

就是这黑夜里荧光灯替我点亮双眼


曾经汉字照亮过的内心,它日渐苍老

此生已有太半烟草化为灰尘

常年夹烟卷儿的手指

俨然“黄金之汗”原味手撕牛肉干


余生还能弄出多少响动不得而知

余生尚有多远?被吹散,被卷殁

从青烟迷离到溶于空气,荡然无存


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

原创作品,指间悦读

由湖北潜江新闻网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倾情打造的“同桌诗歌”专栏

长期诚征优秀诗歌作品。

主持人:梁文涛

责编:郭红云  

来稿邮箱:2087479504@qq.com


首页 - 潜江新闻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