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人士才能看懂的文言文:湖南伢子蒋生从军记

摘要: 所以,请问作者当兵几年了?

12-11 10:40 蒋某人 首页 打靶归来讲故事

这3篇距离10w+,只差一次你的转发(直戳蓝字链接可阅读):

干货|退役通知下达,转业、文职or自主意向书你咋填的?

8.1全军换装?基层官兵仍有“8盼”,第8件扎心了

读军报:我为什么不转 “工作要干好,老婆也要哄好”?

【版权声明】

猎猎军旗第591期;投稿:654959425@qq.com。作者:蒋某人;美编:大大;


某姓蒋,湖湘宝庆府人氏,魏墨生、蔡松坡之同乡,其貌不扬,然性粗鄙倔犟,遂自号曰“蠢得死”。

其族世代躬耕高霞山麓、檀江岸边,目不识丁,实非书香门第。小子无知,欲光大其门楣,乃发奋书牍之间,其祖父察其言行,乃谓其母曰,此子当有所为,汝善教之。

已而,己卯年果考入长沙府神机学堂,是年十七岁。得入大学堂,小子忘乎所以,沉溺藏书阁、嬉戏校阅场,地形、妙算、器具等科尚可,其余了了。

四载悠悠下,发广西桂林郡某神机营任曹吏。桂林乃天下山水之冠者,人杰地灵,小子窃以为幸甚矣。遂努力学习,刻苦训练,以期可待之拔擢。

          


翌年,为神机营罗主薄所识,调至账下任行营参谋。

三年,罗以为此子乃可造之才也,任其为铁炮小队长。是年,蠢得死二十五岁,英姿勃发,矮身而大志,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之势也。小子日操夜劳,未敢有丝毫懈怠,恐负家国之重托。然其性蠢直,上不能结欢心,下不能抚众生,家徒四壁,亦不能动贵人以相助。

三年、四年、五年,铁杵成针,乃迁任神机营主任文书。

又三年,小子兢兢业业,孺子黄牛,期间,曾名列柳州府文书擂台赛前茅,受封“中军文书冠军”,循例当升校尉。是年,桂林郡府兵大改,小子恐其位为旁人所谋,神机营提督,内史乃谓其曰:汝乃股肱之臣也,吾等保你无虞。

然,朝中大势诡变,徐太师、郭太尉之浊流横行无忌,各州府亦不能免,忠良苦干之士老死行伍之间,奸佞谄媚之辈横于青云之上。小子终不能遂愿。是年,己三十有二矣,其志大衰,乃终日郁郁,神色愤愤。

           


某日,小子有感于大树乘凉,谓其母曰:吾族亦大族也,前有蒋公介石,虽其远遁,其后亦当有大人物也,可为吾查之乎,如有,愿往投之。其母笑曰:吾早已谋之矣,经查,汝乃吾族之大官也。小子亦笑曰:谬哉谬哉,吾是吏非官也。

已而,柳州府巡检刘专员赴神机营督查操练,偶有交集,以为千里马也。事毕,乃提携至柳州府军器监。小子感激涕零,以为已拨开云雾见日月矣,欲粉身以报其厚恩。


岂料,刘公乃方外之人,翌年四方云游去也。然则,旦夕祸福,阴晴难测,后年,朝廷军政大改,柳州府军衙烟消云散,塔山湮灭于历史长河焉。是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然,兴百姓苦,亡百姓亦苦。蠢得死乃一寻寻小吏也,身自飘零,乃举家迁至惠州府衙。

惠州者,苏东坡之流放地是也,前有西湖,后有罗山,亦山水形胜之地。然也,小子老矣,不复当年之雄心哉,更有改革初立,百事从头,军务繁甚,小子不堪其劳,遂萌退意。而事无寸功,家室未稳,不得已,苦苦支撑至今。其自为诗笑曰:

宝庆小子从军来,鹏程万里五米外。

富国强军亦吾愿,奈何雨大花不开。


(图片来自网络,与作者无关)



首页 - 打靶归来讲故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