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木传

摘要: 侗,傻瓜也。

09-17 01:56 首页 明佐

东木者,周家湾之愚人也。其姓氏不可考,乡邻直呼之东末,余以乡音末木不分,强名之木,取自东林大木,固无关联,徒顺耳也。


东木身长体壮,早年亦以耕种为业。或因惫懒,或因家贫,终不曾娶。常与愚妇同居。愚妇者,或患脑痫,或怀神癫,来处不可知,去时无人晓,言行大异于常人也。


东木因寝数任,乡里乃谓之愚。若得遇,男人戏而谑之,妇女笑而避之。母闻小儿啼哭,则语之曰:莫哭!东木将来负而易子矣!啼声立止。


及戊寅年,举村以洪涝迁。东木不复耕业,无所事事,乡政乃谋之以清道之职。未久,又拾一愚妇。于是东木拖车,愚妇执铲,其乐也融融。


每至人家门前,东木停车与主人闲谈,愚妇则铲腌臜。若有主妇与东木言笑,愚妇辄破口大骂。其骂者何,无人能懂。问之东木,东木不语。见骂日久,乡人皆知愚妇疾妇人与东木近也,常以此戏之。愚妇不察,骂之如故,东木亦不以为意。


余尝问:东木相貌堂堂,言行自若,安可谓之愚?或曰:东木常寝愚妇,是为愚也。孰不知,寝愚而愚,则戏愚者何如?世人惯以高觑低,以大欺小,然泰山之上,犹有青空,青空之外,焉无外物?何以五十步笑百步?老子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愚人者不亦自愚乎?


首页 - 明佐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