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精灵·序幕

摘要: 雾草!!封面确实有点gay里gay气(⊙?⊙)

10-03 23:33 首页 明佐

当我踏上这片不毛之地的那一刻,我便知道,我的归期被无限期延期了。


……


我叫兰德里,暴风平原是我的故乡。虽然我只是一名四处逐金的流浪者,但奥古拉斯酒馆热闹的气息一直在我心中回荡。


酒馆的主人是一个身材硕大的胖子,腰围等身,圆滚滚的肚子活像一个大酒桶。事实上,这也正是他的名号——“酒桶”古拉加斯——的由来。


大多数时候,古拉加斯是爽朗地笑着,酒不离口。除他之外,我还没有见过哪个酒馆的主人比他的酒鬼顾客们更嗜酒的了。他硕大无朋的肚子如天如海,多少酒液灌进去也不会填满。


无敌的肚子赋予了他无敌的酒量。古拉加斯从来没有喝醉过。虽然肥大的鼻子一直是糟红红的,但他的眼神依旧敏锐而犀利——尤其是在第三只手伸进他顾客的口袋里的时候。


“在我的酒馆里,除了酒钱,你不需要为别的事情担忧!”


这是古拉加斯的豪言。在他眼里,喝酒是一件极痛快极神圣的事情,就像巨神峰上烈阳族战士之间的决斗一样,不允许任何无关的打扰。


古拉加斯的豪言为他的酒馆带来了声誉,来往的旅客通常都不会在拒绝在奥古拉斯喝上一杯。


烈阳族的男人但凡有下山的机会,铁定会悄悄摸摸地来沽一壶酒。他们的勇猛是出了名的,但他们的“妻管严”似乎也一样声名远播。


酒馆里也不乏聚居在西部大堡礁——宏伟屏障山麓的牛头人,但古拉加斯一般只会让他们在酒馆里喝三杯。因为他们的酒量实在不怎么地。虽然他们的块头很大,但这只会增加他们发酒疯时的破坏力而已。


运气好的话,你还能在奥古拉斯碰着约德尔人。这可真不多见。约德尔人是天然保守的民族,他们的国家被黑貂山脉团团围住,与世隔绝。除了在他们的首都班德尔城,世人很难见到他们的身影。


我有幸在酒馆里见到的那个约德尔人相当有趣,他说他叫黑默丁格,是约德尔的大科学家,有三个博士学位!但我们都被他那左摇右摆的大头逗笑了,那真是与他短小的身躯极不匹配的脑袋,额,大脑袋!


人怕出名,猪猡怕壮,更何况古拉加斯本身就很胖。有时候奥古拉斯的名声也会吸引来诺克萨斯的士兵——近年来在瓦罗兰大陆声名鹊起的强权者,奉行弱肉强食的法则,肆意开启战端。


正如他们的最高统帅,杜·克卡奥将军所说的:“强大,才是我们发动战争的借口;软弱,才是你们遭受毁灭的理由!”他们毫不掩饰自己贪婪的欲望,并且公开呼吁志同道合之辈加入他们——可怕的是,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壮大。


但他们也有不该招惹的人,至少是他们的喽啰不该招惹的人,古拉加斯就是其中之一。


五个胆大包天的诺克萨斯士兵让我见识了古拉加斯的强大,使我深信在古拉加斯庞大的腹中,除了酒精,还有更猛烈的东西。


那五个士兵仗着诺克萨斯军队的名号,在奥古拉斯酒馆胡吃海喝,肆意调笑着酒馆主人硕大的肚子和酒糟鼻。对此,古拉加斯毫不在意,依旧喝着酒,发出爽朗的笑声,仿佛自己也认为很可笑似的。


但是,当诺克萨斯的士兵们开始把挑衅转向在座的顾客,欺压并羞辱古拉加斯的上帝时——


古拉加斯的笑声停止了。


我当时可能有点醉了,我没有看清古拉加斯是如何跃过高高的吧台,冲到诺克萨斯的士兵们面前的。他扬起拳头,我这才发现他的拳头几乎和他的肚子一样大。


只见他一拳一个,只消五拳就把素以暴虐狠戾著名的诺克萨斯士兵们全揍趴下了,然后统统扔了出去。


古拉加斯用自己的拳头捍卫了他的豪言,也捍卫了他的酒馆的名声,当然,也赢得了顾客们的尊敬。越来越多的酒徒慕名而来,推开百叶门的冒险者们络绎不绝。


很快,佣兵工会的事务所就开到了这里。雇主们把任务委托给事务所,事务所的负责人再把委托令张贴在奥古拉斯的墙壁上。


不拍死的佣兵们从任务栏里挑选着心仪的报酬,然后接下委托令,开始了九死一生的亡命之途。


此前,我也是一名佣兵,我也过着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活。但我更多的是舔着别人的鲜血,因为我是一名火焰的施法者。


首页 - 明佐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