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精选】尤氏在荣国府的尴尬定位

08-19 08:27 首页 红楼梦学刊


作者  王汇涓

贾府分为荣宁二府,宁国府本该占主体地位,他们是长房,族长贾珍也出在他们的府里,但是实际中并不如此。

宁国府的实际掌权人是贾珍,贾府现有的人文玉草四辈里,他是第三辈玉字辈的,荣国府现有文字辈的贾赦贾政两位叔叔在,一般处事时,作为小辈的贾珍自然退了一步。十五回里为秦可卿送灵时:“因而贾赦一辈的各自上了车轿,贾珍一辈的也将要上马。”十六回修建大观园时,“贾赦只在家高卧,有芥豆之事,贾珍等或自去回明,或写略节”。贾珍在自己宁府里无所不为,到了荣国府的两位叔叔跟前,却只能自然而然一副恭敬之态了。尤氏更是如此,和贾珍相比,她的上面更多着一个人字辈的老太太——贾母,按照辈分,她在贾府主子女人中已经属于第三辈,基本没什么地位,贾母邢夫人王夫人到了宁国府,尤氏必须毕恭毕敬接待,尤氏到了荣国府,却只有陪站陪笑的份儿。再加上宁荣二府分府各治,各自独立治理,尤氏在荣国府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当然,想取得话语权,也有办法,那就是得宠于老太太,老太太的重视能让人拥有特殊的强大的话语权,比如凤姐,也是第三辈,就是荣国府的实力派。比如薛姨妈,只不过是亲戚,但是老太太重视,在荣国府大家就很尊敬。贾母在荣国府内是绝对权威,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尤氏在她面前都恭敬听命,荣国府里,能不能得宠于她,决定了这个人在荣国府的真正地位。薛姨妈是纯粹的亲戚,老太太对她的尊敬尤氏争取不来,尤氏选择的学习对象是凤姐。

老太太喜欢的是凤姐的伶牙俐齿,尤氏也知道,但是这种伶牙俐齿的本领不是随意能学来的。五十四回,王熙凤用一个聋子放炮仗的笑话赢得了贾母的激赞,赢得了贾府的满堂彩。七十六回里,尤氏也照方抓药,也来了笑话,这笑话从开头看,也是走的王熙凤那笑话用残疾人的缺陷做笑点的路数:“一家子养了四个儿子:大儿子只一个眼睛,二儿子只一个耳朵,三儿子只一个鼻子眼,四儿子倒都齐全,偏又是个哑叭。”这个开头虽然无趣,但是比起凤姐那个啰嗦的开头可算精简多了,但是 “贾母已朦胧双眼,似有睡去之态”。贾母连假装的捧场都不屑一做,尤氏的笑话就这样不了了之。贾母的不重视,让尤氏在贾府并无出头露脸的机会。

尤氏在荣国府的实际地位,更多表现在七十一回。

贾母生日那天,来帮忙办事的尤氏看见“园中正门与各处角门仍未关,犹吊着各色彩灯”,便一时责任心起,让自己的丫头找人来吹灯关门,没想到丫头找到的分菜果的婆子们听说是东府(即宁府)的奶奶,根本不当回事, 推脱不是自己该管的事不管,当尤氏的丫头尖锐指出如果是琏二奶奶凤姐他们就不敢这么说时,这两个婆子一则吃了酒,二则被这丫头揭挑着弊病, 便恼羞成怒了,因回口道:“扯你的臊!我们的事,传不传不与你相干!你不用揭挑我们,你想想,你那老子娘在那边管家爷们跟前比我们还更会溜呢。什么‘清水下杂面你吃我也见’的事,各家门,另家户,你有本事,排场你们那边人去。我们这边, 你们还早些呢!”

婆子们是吃了酒的,酒后说的本就是真话居多,又被尤氏的丫头挑着弊病,那气急败坏冲口而出的话更是真相里最不加掩饰的真相。

“各家门,另家户”六字触目惊心,就是荣国府人对宁国府诸人的确切定位,即使是尤氏这位宁府大奶奶也不例外,婆子们满嘴的“我们”“你们”就是荣国府对宁国府诸人的分割和不接受。荣国府的下人们是不会自己独立形成立场的,他们的立场是他们平日长期观察所得,他们的观察属于冷眼旁观,最为准确明白,他们的观察关乎切身利益,巴结对了人,能得到实际的好处,在这上面,他们是最肯下功夫的。

尤氏这次是认真生了气的,加上周瑞家的揽事,把这事儿当件大事儿回了凤姐。

凤姐的回应比较有趣:““既这么着,记上两个人的名字,等过了这几日,捆了送到那府里凭大嫂子开发,或是打几下子,或是开恩饶了他们,随他去就是了,什么大事。”

这事儿后来到了具体经办人林之孝家的那里,更被淡化,林之孝家的听了,笑道:“原来是这事,也值一个屁!开恩呢,就不理论,心窄些儿,也不过打几下子就完了。”林之孝家的还给来求情的被责罚的婆子家的女儿指了一条明路,让她们去找了邢夫人,让这件惩罚雷声大雨点小的简单结束。

凤姐和林之孝家的反应,其实就是没把尤氏受辱当成件什么大事,她们本心里,可能还会觉得尤氏是小题大做,甚至没事找事,她们只是为了尤氏的面子,捆了俩具体的犯事的婆子,给尤氏一个交代而已,她们没打算自己亲自出面训斥婆子,更没从这事件中发现自己府里的人对宁国府的不尊重,从而开展思想整顿之类的。她们连就事论事的力气都没打算费,就这么轻松打发了这件事。这俩人,可都是荣国府不同级别的实际当家人,他们的态度,正说明荣国府对尤氏的不重视,从她们处事的风格就能看出,这件事并没有对尤氏在荣国府的地位有所提升,相反,反而可能更加降低。这件事以后,尤氏在荣国府的地位还会继续尴尬着。


本文首发于以下公众号:




首页 - 红楼梦学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