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作成:猛将必发于卒伍!

摘要: 李作成1970年入伍,1979年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猛将必发于卒伍”。习近平曾引用过此语。李作成无疑是一位发于卒伍的猛将。

09-05 17:19 首页 华山穹剑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欣赏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只需要点击图片上边的《华山穹剑》即可。


陆军首任司令员李作成已履职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

先秦时期的法家著作《韩非子》有言:“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习近平也曾引用此文。而李作成出身农家,从战士做起,经历战火洗礼,46年军旅生涯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无疑是一位发于卒伍的猛将。

李作成生于1953年10月,湖南安化人。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时任广西军区边防独立师3团8连连长的李作成,带领连队与敌人血战26昼夜。8连被中央军委授予"尖刀英雄连"荣誉称号,李作成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战后,李作成作为作战英模报告团成员在全国巡回演讲,以下是他演讲。在那个年代,这个演讲曾经感动和激励了无数人。即便在今天,也依然让人无限感慨、肃然起敬。全文如下:


祖国在我心中

李作成

1979年,我是广西边防部队某团的一个连长,带领全连参加了自卫还击作战。    打仗,对我们这些七十年代入伍的新一代军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严峻的考验,特别是作为一连之长,能不能带领全连把仗打好,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这是我当时考虑得最多的一个问题。

战斗中,我们得到了锻炼,经受了考验。我们和兄弟连队一起,彻底歼灭了越军两个公安屯的公安军,打退了敌人一个营的反扑,共毙敌194人,缴获武器弹药及其它作战物资一批,较好地完成了上级交给我连的作战任务。连队荣立集体一等功,被中央军委授予"尖刀英雄连"称号,我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一)


公安屯,是越南公安军驻边境基层单位的名称。一个公安屯,多的一百多人,少的几十人。我们连打的公安屯有一百多人,他们当中许多人是吃中国大米长大的。可是,这些家伙却对我边境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由于他们反华卖力,这个公安屯被越南当局树为所谓的"模范公安屯"。

面对这伙敌人,我们早就忍无可忍。1979年2月中旬,我们接受了攻打这个公安屯的任务,担任主攻分队。

1979年李作成训练照。

全连群情激奋,人人摩拳擦掌。连里还把人民群众的来信和慰问品分发给各班。大家细读每一封来信,决心不辜负祖国人民的嘱托,一定要以优异的战绩向党和人民汇报。

60炮班战士高升把一封少先队员的来信珍藏起来,告诉大家说:"这封信我来回。我要勇敢战斗,打完胜仗以后用胜利的喜讯给小朋友们回信。"

战士王大勇在自己腰带上端端正正地写上:"誓为边疆人民报仇,坚决向越南侵略者讨还血债!"全连每个人、每个班、每个排都写了请战书、决心书,求战情绪非常高涨。

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李作成(中间拿指挥棒者)与战友们在沙盘上讨论战斗方案。

(二)


2月17日凌晨,战斗打响了。我边防部队开始炮击敌军阵地。在我强大炮火掩护下,全连从进攻出发阵地一跃而起,跑步前进。当时,两侧炮火十分猛烈。硝烟弥漫,弹片横飞,但全连同志毫无畏惧,只用6分半钟就通过了900来米的距离,按上级要求提前1分多钟赶到了指定位置。

我们连的主要任务,是攻打敌公安屯防御阵地中的三号、四号两个高地。敌三号高地周围布满了铁丝网,表面设有纵横交错的堑壕和许多火力点。四号高地在三号高地的右后侧,地势略高,具有扼守三号高地的作用。

我们的部署是:一排由副连长杨息任率领,绕到四号高地后面的小青山,首先夺取小青山高地,然后向四号高地发展进攻。在这同时,二排从正面攻打三号高地,我在二排指挥全连战斗。三排由指导员谢喜生率领,在三号高地一侧的小无名高地截断敌人的退路。

由于敌人多年来早就修好了坚固的工事,又占据着有利地形,对我进攻十分不利。战斗一开始就打得十分激烈。四号高地之敌利用冲锋枪、轻重机枪、60炮疯狂地压制小青山背面上来的一排。

一排同志决心冲破敌人封锁,翻越小青山。冲上四号高地,机枪射手汪孟海面对四号高地敌人的扫射,毅然把机枪架在小青山顶上,消灭了好几个敌人。担任尖刀班的二班班长兰辉,带领全班在机枪掩护下下,沿着小青山30多米长的陡坡疾速往下滚,杂草树枝把他们的手和脸划破,子弹嗖嗖地打来,大家全然不顾。一班、三班的同志也都跟着往下滚。

全排同志就是这样奋不顾身地滚到了四号高地与小青山之间的洼部地带,接着又往四号高地冲击。副连长杨息任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杨副连长灵活地迂回到左侧,以迅猛的动作冲上敌人暗堡,连甩两枚手榴弹,把敌人的重机枪炸成哑巴,接着又用手枪连续打死两名敌人。就在他准备冲进暗堡时,不幸被暗堡里的残敌打中腰部,壮烈牺牲。

同志们强忍悲痛,发出共同的战斗誓言:冲上去,消灭敌人,为副连长报仇!

为了更好地夺取战斗胜利,我一边指挥大家战斗,一边冷静地观察战地情况,看到预定的战斗方案和实地情况不很相符,觉得二排三排现在所在的位置都便于攻打四号高地,二排完成正面攻三号高地的任务有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应该集中力量攻打四号高地。在副团长林美思指挥下,我们及时调整战斗部署,放弃了同时攻打三、四号两个高地的战斗方案,二、三排就地向四号高地射击,支援一排战斗,使一排很快消灭了四号高地的5个暗堡、火力点,攻占了四号高地。这样,全连形成了三面包围敌三号高地的有利态势。

在取得初步胜利以后,副团长立即同我们认真研究了三号高地的地形和敌火力情况.决心利用占有的阵地压制敌人火力,派出突击队首先突入敌堑壕,后续部队乘机而上,对敌堑壕和地堡、火力点分段包围,逐个歼灭。在火力掩护下,我带领通信员王扩挑、四班长张桂生等8名同志组成的突击队,迅速巧妙地接近敌人三号高地前沿阵地。

这时,铁丝网阻挡了我们前进,我立即命令战士用爆破筒开辟通路,由于过河时爆破筒引信被浸湿,爆破没有成功。我们暴露在敌人跟前,多呆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

我不顾一切地冲到铁丝网前,双手抓住最底下的一条铁丝,用力往上拉,拉出了一个弧形洞口,然后迅速从这个洞口钻进去。怕死的敌人开始慌张起来,我们趁势勇猛跃入离铁丝网最近的一段堑壕。堑壕里几个敌人一边逃跑一边转身向我们开枪。我端起冲锋枪扫射,打倒两个敌人,其他同志打死了其余的敌人。

我把突击队分为两组,分头搜索前进。我和通信员小王等同志从右边搜索,突然小王发现前面有一个洞,我跑上去,见洞里龟缩着一个敌人。我悄悄地一跃跳到洞口的另一端,和小王同时把枪口伸到洞口,大喊一声"出来",这个敌人乖乖地举起双手钻出洞来。

在继续搜索前进中,小王不幸被一个敌人打中臀部,受了重伤,我把小王背到一段安全的堑壕以后,就去追打那个敌人,正好那个敌人找死,他也来追打我们。在堑壕的一个拐弯处,我和那个家伙差点碰到一起,正当那个敌人端枪向我射击时,我毫不迟疑地用左手抓住敌人的枪管往上一推,右手同时提起冲锋枪向敌射击,敌人对空打了一个点射,我的子弹打中了敌人的胸膛,敌人躺下一动不动了。后来我才发现左手因抓敌人发烫的枪管,烫起了一手血泡。

在我们突入敌堑壕的同时,指导员谢喜生带着三排突击队从另一个方向向敌人阵地冲击。在这之前,指导员左腿膝部已经中了两块弹片,他忍着剧痛,一声不吭,不下火线。当三排的同志用40火箭筒炸掉敌人一段铁丝网的水泥桩,开辟了一条通道时,他高喊着"共产党员跟我冲!"带领大家奋勇扑上敌人三号高地。

在指导员和排长的率领下,三排的同志打得英勇顽强。我们很快就突破敌前沿阵地。但是敌人不甘心失败,妄图凭借着坚固的工事和隐蔽的暗堡进行垂死挣扎。当时,我的右臂已被敌人子弹打穿,鲜血直流,我顾不得包扎伤口,和同志们一道由西向东插进攻敌人阵地纵深,进行紧张的境内战斗。

在接近右侧一个暗堡时,突然有两名敌人跳出暗堡向我开枪,我立即向敌开火,当即击毙一名,另一个敌人马上龟缩进暗堡。在和敌人对打时,我的冲锋枪机柄和弹匣被敌人的一梭子弹打坏,右手背五、六处被炸伤,我迅速换了一支枪,和九班的同志一道消灭了这个暗堡里的5名放人。

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我们基本占领了三号高地表面阵地,只剩下西北角最后一个暗堡的敌人还在顽抗。这是敌人的指挥所,也是三号高地最大的一个暗堡。

大家把这个暗堡团团围住,齐声用越语喊“缴枪不杀!”由于越南当局的欺骗、恫吓,越军不了解我军的俘虏政策,不敢出来投降,并继续进行顽抗。大家愤怒极了,决心彻底消灭。我指挥二班长兰辉监视暗堡口,自己带着高升等6名同志向暗堡左侧摸去,打算搞清暗堡周围的情况。

敌人突然从暗堡里向我们投出来五六枚手榴弹,落在我们四周吱吱冒烟,我立即向身后的战士大喊一声“卧倒”,同时顺势一滚,避开连续爆炸的手榴弹,随即跳出坑来,继续前进。我仔细观察了左侧的地形,发现有三条堑境通向暗堡。为了不让敌人逃跑,我立即命令几名战士分别卡住堑壕,我和兰辉摸到暗堡的一个洞口,互相配合。

兰辉向洞口投手榴弹,我趁着手榴弹爆炸的烟雾,端起冲锋枪冲进暗堡进行猛烈扫射。我一口气打完一个弹匣,消灭了一部分敌人。但残敌拼命朝洞口开枪,用密集的火力封锁了洞口。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改变了主意,加强两侧火力掩护,叫一名同志爬上暗堡顶部,俯身朝暗堡里投弹。战士高升一马当先,在我的火力掩护下冲上暗堡,连续向暗堡里扔了两枚手榴弹。他正打得起劲,不幸被敌人打中胸部,壮烈牺牲。

看到战友牺牲,我心中燃起了一团怒火,对旁边的战士喊了一声“注意掩护”,顺势抓起6枚手榴弹,冲上了敌暗堡,从暗堡口把手榴弹全部投了进去,终于全歼了这个暗堡的敌人。我们从暗堡里拖出了16具敌人的尸体,其中有一个军官。战士们轻蔑地说:“这就是侵略者的下场。”


(三)


战后,我一直在边防团工作,现在担任团长。

我们团是一线守备团,防区地形复杂,有的地段山势南缓北陡,有的地段敌人居高临下,不利于我们防御。在我团当面,敌人部署了比我们多几倍的兵力。几年来,越军经常在我边境上进行挑衅,制造事端,开枪开炮,打死打伤我方军民,破坏边民生产。并不断派遣武装特工潜入我方境内,劫持边民,抢夺牲畜,刺探军情。据不完全统计,1984年以来,越军向我边民开枪射击63起,炮击7次,打死我边民4人,打伤2人,武装越境29起,抓走我边民14人,抢走我物资一大批。

作为人民的子弟兵,祖国的边防卫士,我们绝不能坐视人民群众蒙受生命财产的损失。在我五连的对面,有一股越军气焰十分嚣张,活动特别猖狂,经常向我边民开枪开炮。为了教训敌人,我挑选了4名特等射手,潜伏在敌人经常侵入我境的地段。

潜伏时,上面是烈日照射,底下是热气蒸身,还要忍受蚊叮虫咬。大家一动不动地一直潜伏了6个多小时,才看到3个越军摇摇晃晃、吊儿郎当地走来。我们瞄准前面2个越军同时开火,一下子就把他俩报销了。后面的那个越军听到枪响,躲到旁边的草窝里去了,然后沿着一条小沟连滚带爬地逃了回去。

我们估计敌人会来拖尸,就来个“守株待兔”。我们想,敌人来得越多越好,正好给你点厉害瞧瞧。

果然,过了一会儿,又下来了4个越军。我们4个狙击手一人瞄准一个。当敌人靠近尸体时,一齐开火,这4个敌人一起见了阎王。这次伏击以后,敌人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不敢轻举妄动,气焰收敛了许多。

我们不仅抓住有利战机消灭小股敌人,还根据上级指示,对越军进行炮火还击作战。

炮战,是异常艰苦的。当时,全团干部战士住在坑道和猫耳洞里,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谁都没有伸直腿睡过一觉。加上阴雨连绵,猫耳洞里几乎都灌满了水,大家就一夜一夜地蹲在水里。在战斗最紧张的4月份,干部战士谁也没有洗过一次澡,没有换过一件衣服,整天穿的是“水泥”衣服,有一部分同志患有腰痛和风湿性疾病。条件十分艰苦,但大家毫无怨言,始终保持着高昂的斗志。

1984年炮战,在我国方向打得非常激烈。我团防区内有个东兴镇,这个镇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活动搞得比较好,曾经受到×××的高度赞扬,被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领导同志誉为“边防线上的一颗明珠”。

敌人为了摧毁这颗边防线上的明珠,在短短的几天里,向东兴镇倾泻了几千发炮弹。当时,我们的炮兵观察所设在距敌人比较近的地方,只要敌人一活动,我们就能立即发现,向我炮兵指示打击目标。敌人发现了我们的观察所,千方百计要把这个观察所打掉。

4月12日,是炮战最激烈的一天,敌人集中了160迫击炮、82迫击炮、105榴弹炮、100迫击炮等4种火炮来打我们的观察所。160迫击炮这个家伙比较大,一颗炮弹有46公斤重,威力很大。

但敌人的炮打得不太准,连续打了2个多小时也没有打中,炮弹都落在观察所周围。敌人没有打掉我方的观察所,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射击位置,挨了我们不少炮弹。敌人像输红了眼的赌棍一样,用更加密集的炮火向我观察所进行压制射击。

上午11时左右,敌一发160迫击炮弹落在我观察所顶部,把三层楼的水泥楼板全部炸穿。当时,在观察所执行任务的炮兵指挥排长阚乃门和一名炮兵侦察班长被炮弹震昏了。但他们醒来后根本不考虑个人的安危,始终坚守岗位,及时向炮兵指挥所报告敌炮阵地的位置,使我炮兵很快摧毁了敌人的炮兵阵地。

我们五连战士郭华曾,一个人在山头上担任炮兵观察任务。在这不到60平方米的山头上,敌人倾泻了150多发炮弹。平均每平方米两发半炮弹,弹坑一个挨着一个,光在观察所顶部和周围就落了40多发。

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郭华曾没有后退一步,始终坚持观察。当他正在向连里汇报敌炮阵地位置时,一发炮弹在洞口爆炸了,电话线被炸飞了,单机被炸烂了,小郭身负重伤,昏迷不醒。当战友抢救他的时候,他手中还紧紧地握着电话筒。


(四)


军人的牺牲是不是只在战场上呢?不是!作为一个边防战士来说,不仅每时每刻要经受生与死的考验,还要经得起苦与乐、恋爱婚姻、家庭等各种问题的考验。

比如,我们团有一个军医结婚已十多年,但因妻子坐不了车,从来没有来队探过一次亲,这个军医又由于边防工作紧张,连续几年没有探过一次家。虽然结婚十多年了,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仅仅是几个月。为了边疆安全,他们牺牲了一次又一次夫妻团聚的机会。有的家属千里迢迢地来到丈夫身边,又因丈夫执行任务外出而无法团聚。

我们五连连长邓发钦同志,新婚之后,妻子来队探望,到达部队的第二天,邓连长就奉命带领战士到边境上执行任务,一去就是56个昼夜。他完成任务回来以后,妻子也到了假期,但他们毫无怨言。


    ▲图为1979年被中央军委授予“尖刀英雄连”边防独立师三团八连部分官兵合影,前排坐在左二的是当时的八连连长李作成。


我们的干部战士和他们的亲人,为了祖国,为了十亿人民,自觉自愿地做出个人的牺牲,把自己的一切献给祖国的边疆。


      同志们让我转告祖国各地的亲人:边防战士决不辜负祖国亲人的期望,决心在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事业中做出新的贡献!



附:李作成简介

 人人喜欢的乡村少年

  安化县位于湖南省中部,以盛产黑茶闻名。1953年,李作成出生在距安化县城近百里之外的梅城镇启安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李作成的父亲年轻时曾参加志愿军,退伍之后回到村里过着平淡的农家生活,李作成是他的大儿子。

  提到小时候的李作成,上了年纪的村民总会第一时间想到他的“活泼开朗,爱说爱笑”。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他和小伙伴们一起到附近的小学读书。有些出人意料的是,平日里好动的李作成一进课堂就变得很守规矩。“他很听老师的话,不在学校里调皮捣蛋,就是踏踏实实念书。加上脑瓜很好使,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三好学生’之类的奖状没少得。”李作成的一位亲戚告诉《环球人物》记者。

  在自由的乡村生活中,李作成很快长成了一个瘦高的少年,来到离家不算太远的安化一中读初中。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渐渐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李作成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当时他奶奶的身体不太好,家里这么多口人全指望着他父母养活,日子过得不容易。李作成很懂事,放学一回家就帮着干家务。尽管他初中时成绩还是很好,但看到父母的辛苦,他就没再接着读书了。”李作成的同龄村民说。

  告别学校,李作成回到启安村务农,早早地扛起生活的重担。他的亲戚对《环球人物》记者说:“回村以后,他在生产队干活,喂过猪,扛过砖,和大家一起卷起裤腿在稻田里插秧、收割。有时候,我们晚上就睡在生产队的仓库里,夜里看仓库能计工分嘛。”李作成脑子好使,却从来没在干活时耍过小聪明。“生产队的年轻人里有爱钻空子偷懒的,李作成从来不搞这些,生产队让干什么,他就卖力干好。他本来就聪明,还很诚实,村里人人都喜欢他。”

  在生产队劳动了一段日子,李作成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1970年,部队到村里征兵。当时与李作成同在一个生产队的村民说,他很适合当兵:“那个年代能参军是很光荣的事,李作成身体不错,很符合部队的要求。另外,他入伍也能减轻些家里的负担。”在亲戚的记忆中,李作成也很渴望参军:“他虽然放弃了读高中的机会,但非常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觉得一直待在村子里会有些遗憾。”

  就这样,17岁的乡村少年李作成在1970年底,离开了家乡,走入军营。当时的乡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45年后,这个朴实的少年走上了解放军陆军司令的职位。

  战火中走出的将军

  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的《湘潮》杂志曾于2002年刊登过一篇文章,记述了李作成从士兵到将军的历程:在战场和抗灾前线出生入死,多次立功。

  入伍之初,李作成被分配到广西军区独立2师2营营部通讯班当战士。由于学习认真,训练刻苦,李作成很快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兵,当上班长,还入了党。随后,他又被提拔为排长、连长。

  1979年,李作成奉命带领连队参加了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一名41集团军的老兵对媒体说,他在战场上打仗不要命,有湖南人的霸蛮,有湘军的血性。这番话并不夸张。李作成也曾提到过战斗中的细节:用左手抓住敌人发烫的枪管,右手提着冲锋枪射击,击毙敌人后才发现自己抓枪管的手烫得满是血泡;右臂被子弹打穿,鲜血直流却顾不上包扎伤口,继续战斗……

  李作成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身在家乡的亲人非常挂念。他的一位亲戚向《环球人物》记者讲了这样一个细节:“李作成打仗时受过伤,有时候他母亲听到天上飞机飞过的声音就会想起儿子,还会伤心落泪。哪个当娘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

  由于作战勇猛,战绩突出,李作成所在的连队荣立集体一等功,被中央军委命名为“尖刀英雄连”,他本人也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之后,李作成作为作战英模报告团成员在全国巡回演讲,他的名字也家喻户晓。他还被安排回到老家启安村做了一场演讲。“当时,演讲就在村子的会堂里举行,好多人去听。演讲结束后,他和亲戚朋友匆匆忙忙见了面,又随着部队走了。”村民回忆道。

  在1982年9月的中共十二大上,29岁的李作成入选为主席团成员,一年之后,他被任命为广西某边防团团长。当时,团里的管理松散,训练成绩不理想。他上任之后,就到基层连队抓训练,带领团队逐渐甩掉了落后帽子,进入了先进行列。1991年,李作成升任广州军区守备第三师师长。同年,他率领部队参加了区域性防御作战演习,结束之后,他还参与编写了《区域性整体防御作战研究》。

  1982年9月出席党十二大的李作成和潘荣文(全国“三八”红旗手)在一起

  人们常说,对于解放军而言,抗灾前线就是他们在和平年代的战场。1994年,广西发生严重洪灾,李作成率部前往抗洪第一线,作出了重大贡献。当年,中央军委为他所在部队集体记二等功。第二年,李作成被评为全国“百佳公仆”。1997年,李作成被授予少将军衔,成为一名44岁的将军

  1998年,长江流域发生百年不遇的洪灾。奉上级命令,李作成又带领部队转战湖南、湖北的11个县、市,救出被洪水围困的群众1.7万余人,先后排除各种险情140多处,其中重大险情24处,守卫了荆江、洞庭湖等大小堤垸280多公里。

  同年,李作成被任命为第41集团军军长。后来解放军在我国东南沿海举行陆海空三军联合演习,李作成参与其中。在两个多月的演习时间里,他近百次组织修改方案,多次进行沙盘推演。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观看演习时,曾对李作成说:“不简单啊!长江后浪推前浪。看了你们这次演习,我对人民解放军的未来更加充满信心。”

 “几十年了,为人没有变”

  李作成年仅45岁就成为正军职干部,他的军旅仕途很被外界看好。但是,1998年之后的10年,李作成一直在正军级“原地踏步”,曾有人透露,李作成遭遇“瓶颈”的重要原因,是一身正气,不搞“歪门斜道”。在经历了10年“正军”后,2008年他终于升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步入副大军区职行列。那一年,他已经55岁。

  2008年,经历了10年“正军”岁月的历练后,李作成升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跨入副大军区职行列。一年后,他被授予中将军衔。2013年,李作成升任成都军区司令员,201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这些年,李作成冲在第一线的作风没有变。就在他升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的当年,汶川大地震发生,他又一次出现在救灾队伍中。此后相继发生的芦山地震和鲁甸地震中,李作成也都参与了指挥救灾工作。

  这些年间,李作成还保留了勤于学习和思考的习惯。在中国知网上,可以查询到他近几年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国防》杂志上发表过的许多文章。文章主题涉及推动部队装备建设科学发展、人民防空建设、装备和保障机关能力素质建设、推进战区军事斗争国防动员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前夕,李作成作为作者之一,发表了《继承好全民抗战这一法宝》的文章。

  对于启安村的村民们而言,感受更为真切的是,不论职位、军衔怎么变,李作成还是他们熟悉的那个同乡。多位村民提到,李作成是个孝子,曾把父母接到身边,但老人家岁数大了,还是习惯老家的生活,就回到村子里住了。他的一位亲戚说:“以前有村里的熟人外出办事,顺路到部队去看他,他也没摆过什么排场。当时的条件还不像现在这么好,他都是让人家睡他的床铺,自己随便找块门板,打个地铺。后来工作忙了,他偶尔回村时也没见过有其他干部迎来送往的事。路上遇到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语气招呼说‘哥哥,来一起走’。几十年了,他为人没有变,一点也没变。”(许陈静 李静涛)

华山穹剑——时政分析、军情解读、国际纵横、历史回眸,国人关注的微信大号。我们每日将提供您喜爱的精品荟萃。

【敬请关注公众号:华山穹剑】


首页 - 华山穹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