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鸡的女装大佬养成记

摘要: ?小心!《绝地求生》给你自动匹配的、跟你一起吃鸡妹纸,可能是个女装大佬!

12-13 16:12 段宜飞 首页 刺猬公社

导读

小心!《绝地求生》给你自动匹配的、跟你一起吃鸡妹纸,可能是个女装大佬!


刺猬公社 | 段宜飞


“贝拉拉,你的屁股好翘,好想摸。”

 

这句让人耳热的对话,已经成@蛋蛋解说 微博下的一个梗,“贝拉拉”也成了粉丝们对蛋蛋的爱称。它还被网友做成表情包,几乎在蛋蛋的每条微博下都能成为热评。

 

女装大佬恶搞视频《台妹的惊喜》

提示:观看过程请勿喝水

  

让台湾当地人来听,其实蛋蛋的台湾腔漏洞百出。但在雄性荷尔蒙驱动下,视频对面的男生,哪里还顾得上分辨其中的差别!

 

因为女装照火了,他甚至被某校花类营销号盯上,当作校花代表发出。热评第一条竟是,“感觉整的”。



淘宝商家也不顾侵权的风险,上架“贝拉拉同款珊瑚绒睡衣”。 


淘宝上盗版“贝拉拉睡衣”


在上周四的微博V影响力峰会上,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特意截下了“贝拉拉”本人,聊了聊他的“女装大佬养成记”。

从二流主播到一线网红

 

蛋蛋原名张威凯,浙江丽水人。1991出生的年的他,游戏经历和大多数同龄男生相似——在街机上搓《快打旋风》,去网吧打《红警》、《仙剑》、《CS》……

 

高中最疯狂的时候,他和几个哥们儿一起,在楼下指导被爸爸反锁在家的小伙伴,如何从三楼高的窗户爬下,“越狱”去网吧上网。

 

蛋蛋的大学时光,正是LOL最火的时期。他从第一个赛季(2010年)就开始玩LOL,最高打到过2600分(当时LOL还没有段位),这相当于国服前五十的水准。


时间是应对年轻荷尔蒙最好的解药。回忆起少年时做过的傻事,蛋蛋挥挥手,说往事不必再提。上大学后逐渐成熟的他,看到了游戏创业的机会。

 

大三时,看到小智、小漠等知名博主做LOL解说视频,积攒了大量人气,他心念一动:为什么我不能模仿一下呢?于是,蛋蛋也开始制作自己的LOL视频,并给自己名字后加上“解说”二字。



当大多数大学生还停留在仅仅玩游戏的阶段,蛋蛋就已经靠着自己的视频打广告,开起了淘宝店。卖零食、外设、衣服——这些游戏视频创作者走过的淘宝店之路,蛋蛋全部都做过。虽然挣得不多,但完全可以供给自己的生活。

 

但是,毕竟解说市场当时已经是大佬云集,蛋蛋错过了LOL解说的风口。


这样的错过,蛋蛋此后还要再经历两次。

 

2015年,蛋蛋就在虎牙上开始尝试兼职做主播,虽然一年时间在微博上积累到了7万粉丝,但是跟LOL区的大V相比,他只能算个二流主播。

 

2016年,《王者荣耀》推出。玩了6年LOL的蛋蛋,觉得这是MOBA游戏新的突破口,开始主攻《王者荣耀》的解说、教学视频。

 

一年后,蛋蛋又一次感觉到,有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地卡住了他上升的通道。虽然有新粉丝的加入,但因为转型,他也得罪了一部分LOL的老观众。《王者荣耀》的这波风口,他也没赶上。

 

就像资本市场的风口,每款游戏都会捧红一批主播,如果没赶上风口,后来人只能在泥塘里挣扎,能爬上岸的少之又少。

 

还好游戏行业这两年并不缺机会。《绝地求生》在今年推出后爆火,不到一年里,创历史地卖出了2000万份。

 

蛋蛋接触吃鸡,纯粹是因为“看到别的主播玩,觉得特别好玩。”他发现,《绝地求生》与陌生人的组队排位赛中,经常有“喷子”的存在,他们不懂得配合,十分破坏游戏体验。


蛋蛋玩心大发,想用变声器给对方一个“惊喜”。

 

恶搞了几次后淡淡发现,单纯的变声器,不容易让对面人信服。喷子总会要求视频见面。蛋蛋想,干脆玩个彻底的。


自己不懂化妆,他就让女朋友买来假发和化妆品,帮忙瞄上眼影、涂上口红。视频中的“贝拉拉”就这样诞生了。


 

蛋蛋终于火了。在做出吃鸡恶搞视频的11月,他就曾两次上了微博热搜,粉丝蹿升至128万人。新晋的粉丝大批都是女粉,蛋蛋估摸着,男女粉丝比例在2:8左右。

 

“就好像回到了大学一样,我念的杭州师范大学,学校的男女比例就是2:8。”

 

除了大批涌入的女粉丝,不少厂商也找上门来,希望进行商业合作。

 

蛋蛋保持了很大的克制,他说他不打算过早地涉足商业化的领域,还是要把粉丝的基础打牢。

 

“如果我要接了商业广告的话,我肯定会把广告做成好玩的内容,带给观众。”

腰部主播上不去?

试试搭上微博游戏的顺风车

 

蛋蛋已经快一个月没有直播过了,“直播平台每月就给我底薪3000块,那个钱,我不挣了!”

 

虽然直播平台在重新谈薪资的问题,但是蛋蛋并不想回到直播圈。作为一个曾经腰部主播,他对这块的利弊看得很清楚,“直播就像是上班,朝九晚五的,特别的程式化。它会限制我的创造力。”

 

让蛋蛋有底气的,除了他原创的优质作品,还有背后的机构支持。

 

蛋蛋今年加入了蜂群文化下属的蜂群游戏,它是微博的MCN的十大合作机构。最开始发出蛋蛋变声恶搞视频的,就是蜂群文化MCN的KOL账号@手游君,它是新浪微博游戏MCN帐号中,阅读量最高的账号之一。

 

新浪游戏事业部主编韩琳在微博V影响力峰会上透露,微博现在很少再直接对接大V了,而是仰仗MCN机构完成。

 

跟微博合作MCN机构,可以获得70%微博的资源权益,包括发现流、头条流推荐、视频播放后推荐等各类的推荐权益,约1300万/日的涨粉量和10亿/日的曝光量。

 

 

韩琳在最后强调,虽然数字涨粉量和曝光量数字不小,但微博的运营流量,只占微博总流量的5%。听起来,5%的流量倾斜并不算很多。

 

但仔细琢磨一下,这5%的流量,到底是随机流量的5%,还是5%的高活跃度用户的流量,还是有某种特定喜好玩家的5%?

 

如果说推荐的涨粉是游戏玩家中核心的5%,或者再准确一点,是吃鸡这款特定游戏玩家那5%,推广的力度和效用就和5%的僵尸粉不可同日而语。

 

在微博的运营下,游戏类MCN,单个账号粉丝量提升63%,单个账号阅读量平均提升145%。

 

与直播平台主要流量都被大主播拿走相比,像蛋蛋一样有创造力的腰部主播,加入MCN机构从微博发力,不失为一个有前景的选择。

 

延展阅读:

《微博自媒体年入207亿,王高飞说2018年要拿30亿搞大MCN》

《揭秘微博为何现在很少直接对接大V,而是仰仗MCN》

《PGC消亡MCN当立,短视频下一个风口在不在这里?》

抓住用户的G点

游戏网红不一定要“秀操作”


蛋蛋微博视频的大火,被蜂群游戏的CEO吴郑扬总结为以下几点:

 

 

吴郑扬认为,这是一个循环,观众的笑点逃不出这个范围。

 

蛋蛋觉得,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选对恶搞对象。

 

恶搞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非常少见的。人们微博上看到的恶搞节目,大多源自国外。凭良心说,如果有人无缘无故地恶搞你,即使是小玩笑,你确定不会跟人家打上一架?

 

 “但只要你玩过游戏,肯定会遇上那种不听劝,输了还骂你的喷子,大家都不喜欢这样的人。”蛋蛋说。

 

仔细想想,即使是喷子本人,也会讨厌其他的喷子。蛋蛋选择的恶搞对象,最大程度上引发了游戏玩家的集体共鸣

 

虽然CEO吴郑扬把蛋蛋的搞笑的“武功秘籍”公之于众,但蛋蛋很清楚,这些招数使得太多,观众总会厌烦,他已经规划好了自己下一步的视频计划,仍然是恶搞主题。当被问到更细节的操作时,蛋蛋露出了“贝拉拉式”的笑容:“不方便透露。”

 

蛋蛋曾在2016年上过《非诚勿扰》,在“爱之终决选”阶段,被最后7位女嘉宾集体灭了灯。虽然在《非诚勿扰》上没有牵手成功,蛋蛋在VCR中的一段对过去恋情的吐槽,倒是赢得了主持人孟对他的积极评价:

 

“他的那种吐槽不招人烦,他把吐槽变成了很积极的态度的改变。有些人,就是各种负能量,各种抱怨,各种怨天尤人。”



段宜飞

关注游戏、直播领域  

微信号:DylanDuan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平台

微博 @刺猬公社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投稿邮箱ciweigongshe@126.com

网站www.ciweigongshe.net


首页 - 刺猬公社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