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说她忍不住了,很难受……

摘要: 微信搜索“香香女主播”,更多精彩视频等着您!!!

12-11 18:22 首页 女生私蜜话

第1章霸道女领导

第1章 霸道女领导

刘立海是深夜刺耳般的铃声惊醒的。他整个人猛然地从床上翻坐起,内心却“彭彭”地一通乱跳,如梦中一般喘着粗气,头被扯裂般地剧疼着,身上的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衣。

“不会吧?”刘立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却感觉身体在不断的抖动,用手掐了一把,痛得眼泪直冒,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真的清醒着。“妈的。”刘立海骂了一句,“我怎么又梦到那个女人呢?”

刘立海刚刚做了一个梦,而梦中的那个女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京江市宣传部女部长冷鸿雁,这一段时间,他连连被这个万恶的梦纠缠着。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他想女人了吗?可总不能想冷鸿雁吧?谁不知道那女人是冷美人一个呢?自从京江市以前的市委书记退居二线之后,这女人就没再笑过,冷美人就成了刘立海以及其他男记者们在背后对她的称呼了。现在,怎么又做这种折磨自己的梦呢?而且那么真实,这让刘立海极其的郁闷,有种暴走撞墙的感觉。

这个诡异的梦,刘立海已经做了一年了,每当自己的心情好了几天,忘了冷鸿雁的时候,这个可怕的梦就会再次在睡梦中出现,疯狂的折磨着自己,本来极好的心情,在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一想到那个冷美人,刘立海的心就不由得冷颤着,那冷美人已经不至一次当众侮辱过他,说什么长得帅的男人,就是中看不中用的瓦瓶,还不是花瓶,而且对刘立海写的报道总会鸡蛋里挑出骨头来,这让他在报社干得极为不爽,好多次他都生出想把这个冷美人暴打一顿或者用强一次的感觉,这感觉什么时候变成了梦,如此纠缠于他呢?

这一点,刘立海百思不得其解。

刘立海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竟然是冷鸿雁的电话号码。一看到冷美人的电话,刘立海的眼前,就出现一张高贵得无比精致妩媚,又冷得如同一块冰的美丽娇容来。

这女人哪根神经犯了呢?半夜三更给一个被她嘲笑侮辱过的男人打电话呢?

刘立海疑惑归疑惑,还是赶忙按下了接听键。

“立海,立海,我,我打不开门-----”

电话里传来冷鸿雁断断续续的声音,声音里竟然带着一丝哭泣。

冷鸿雁柔弱无助的哭声,吓了刘立海一跳。冷鸿雁怎么会打不开自己的门呢?而且声音还带着哭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被人欺负了?她也有被落难的时候?平时她坐在主席台上时,如高高在上的女皇,指责着这文章没内容,那报道内容失实什么的,她那原本美丽的小手一挥,倒也真有几分女皇的气势,总会令台下的刘立海生出一种怪怪的情愫出来。现在,这个美丽而又高贵得不可亲近的女皇怎么会被人欺负,又怎么会哭呢?

刘立海满以为如果有一天冷鸿雁被人欺负了,或者柔弱无助的时候,自己一定会很高兴,可当这一天真实出现时,他怎么反而着急起来,语气变得如梦中一般地温柔,说了一句:“冷部长,你站在门口,别急,别慌,我马上过去。”

刘立海以最快速度出了家门,可这深更半夜的,想打车却前后不见车辆的影子,他便有些着急了,担心冷美人真会出事,一冲动,他决定以在校时训练的百米冲刺速度,跑步赶往冷鸿雁居住的常委楼。

刘立海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当他一身臭汗,气喘吁吁地赶到冷鸿雁居住的常委楼时,在独立的小二楼门前,他看到了喝醉酒的冷鸿雁。

冷鸿雁居然坐在地上,头发凌乱地搭在耳朵两边,整张脸埋在了自己的双一腿之间,而且瘦弱的肩膀一颤一颤地抖动着,显然哭得很伤心,那样子可是这一年来,刘立海第一次见到的无助和忧伤。

男人都怕女人的眼泪,这一点,刘立海也不例外。他看着这么无助高高在上的女领导时,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被冷鸿雁伤心柔弱的哭泣打动了。

冷美人竟然喝醉了?竟然没人管她?平时风光无限,随从遍身的她,怎么会如此无助地坐在地上?这怎么可能呢?如果不是刘立海亲眼目睹这一幕,打死他都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个肩膀抖动,没有半点形象的女人就是主席上高贵优雅、丰满风姿、妩媚诱惑的女领导。

此时,刘立海的眼里,只是一个似乎受了无比委屈和侮蔑的柔弱女子。




第2章梦

第2章 梦

刘立海看着冷鸿雁这个样子时,并没半点幸灾乐祸的心情,反而内心被刀尖划过一般,痛得让他都不敢正视,他赶忙上前扶住冷鸿雁,压低声音地说:“冷部长,快起来,我扶你回家去。”毕竟这个地方是市里的常委楼,被人看到冷鸿雁这个样子,而且深更半夜,他和女领导在一起,对谁都不好。

刘立海这么想着,就伸手去拉冷鸿雁,可是他拉不动她。极有可能是喝多了,只是冷美人平时并不喝酒,今天怎么喝成这样呢?

冷美人此时醉眼如丝,而且用一种说不出的幽怨看着刘立海,看得他内心又扑通扑通乱跳,这醉酒的美女领导,总归在深夜里还是容易让男人有想法的。可此时,冷美人看着刘立海眼睛一亮,眼泪却扑拉扑拉地往下掉着,在刘立海还没想好如何劝她时,冷美人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一下下抓住了刘立海的胳膊,语无伦次地说:“立海,你真的来了?你真的来看我了?你不会再丢下我不管是吧?”

刘立海有些纳闷地看着冷美人,不过还是忍不住一边点头一边说:“冷部长,走吧,我扶你回家,我们回家。”

“立海,我听你的。”冷鸿雁的眼睛看着刘立海,含着泪笑着又补充了一句说:“立海,我们一起回家。”

冷鸿雁说完整个柔柔的身子,一下子依偎在刘立海的怀里,雪白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一种成熟的女人的幽雅体香,混合着高级的法国香水味,一下子冲进了刘立海的鼻子里,顿时让他心猛烈地狂跳起来。而怀里的冷美人大约因为酒精的燥热,本来低开领的上衣,又被她解开了一粒扣子,刘立海想不看,目光却不听指挥,还是朝着不该看的地方看去,这么一看,刘立海惊呆了,她竟然穿着梦里一样的衣服,与梦中的她有所不同的是这深深幽香沟壑,镶在洁白一片的大地之上,让年轻的刘立海看得心惊胆战,身体一阵又一阵地燥热不安。

刘立海已经感觉身体起了变化,可那个该死的梦中情节,此时竟然在他的大脑里连环展现着。

梦中,刘立海在朦胧中走近了浴室,撩人的流水声,顿时在他的耳朵里欢唱着,如同无数女人的小手,柔柔软地探着心尖儿,摸着痒痒的,想想的,欲望带着心跳瞬间打开了向往之门,让他忍不住朝着浴室看去-----

让刘立海惊喜的是,浴室的门并没有完全关上,他的目光穿过没关上缝隙,在朦胧的水气中,如出水芙蓉般女人闯进了他的视线之中,那挺立的两座山峰此时挂着水珠儿,闪着魔鬼般的诱惑,而女人娇小、白皙的身躯凹凸起伏,在水雾之中优雅的扭动着,扭成了风光此地独有的美景。

刘立海站着,看着,内心如同大风吹动了湖面,呼吸立马变得急促起来,而浴室里的女人这时哼起了歌声,山峰在女人小手中,时不时调皮地探出头来,在乳白色的雾气中,显得无比地可爱和诱惑。

刘立海的双腿移动了一下,他有想冲进去的冲动,就在他的脚步移动之时,浴室里的洗水声和歌声突然停止了,吓得刘立海赶紧缩回了正要迈出的脚步,傻了般地立在浴室门口。

洗完澡的女人走出了浴室,她如同雨后的香妃竹,透着淡淡的体香,把女人的娇嗔和妩媚展示得满处都是,而女人此时偏偏抬起了一双秀目传情、清如泉水般的大眼睛望着刘立海,仿佛他在外的偷看,她一无所知一样。

女人如墨泼的秀发散开着,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白嫩、滑润的脖颈上,高贵、漂亮得如同油画的脸蛋,因为洗过澡的原因,露出了致命般妩媚诱人的红润,她那副精美得让人消魂的身子,有意无意地暴露在刘立海的目光之中,他的目光收不回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一下子抱住了女人,嘴里发出了喃喃的声音:“姐,你真美!”

这是真的吗?刘立海又说了一句:“姐,我爱你!”

“小傻子,姐也爱你!”女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是真的,这是真的。这个美丽高贵得不可亲近的女领导就在他的怀里, -----



第3章错乱

第3章 错乱

梦那么完整地在刘立海脑海里乱撞,撞得他不得不使出浑身定力,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冷美人,这是冷鸿雁,这是京江市高高在上的女部长,她要掐死他这个小记者,比踩死路边的蚂蚁还容易,一定不能有非份之想,而且还是趁人之危的时候。

刘立海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努力装作镇定地扶住了冷鸿雁,问了一句:“冷部长,你家大院的钥匙呢?”

可冷鸿雁没有回应刘立海,反而又将没骨头一般的身住靠进了他的怀里,靠得他刚刚被压住的火又往上窜,他晚上和几个哥们一起,也喝了不少酒,就因为喝多了,他才回家倒头就睡,才有那个让他又惊又怕的梦。

刘立海难受极了,可他不得不忍住,伸手去拿冷美人手里的包包,总算是在她的包包里翻出了一串钥匙,他不知道哪个钥匙是对的,只得一边让冷美人依在他怀里,一边一个一个钥匙地试着,一连试了好几个,都不对,试着刘立海的手心全部是汗水,他气得在内心骂了一句:“操他妈”,连钥匙都和自己作对。

刘立海好不容易把大院的门打开了,一进大院,他赶紧关上了门,紧张的心情才松动下来,一进大院,至少不用再担心被人看到了。而怀里的冷美人似乎格外享受一般,搂着他不放,身子还摇晃过不停,这让刘立海紧张极了。

刘立海把冷美人抱紧了一下,上楼梯担心她摔倒了,这一抱紧,竟然让冷美人整张脸贴到了自己下巴处,她居然说:“立海,亲亲我,立海,你都好久没回家了。”

这是哪跟哪啊,怎么主席台上如此冷冰冰的女人,怎么平时指责刘立海笨得如猪的女人,此时竟然这么主动呢?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冷美人还有这么一面。

刘立海很有些奇怪,可他没敢趁机占人便宜,他是有心没胆的。他可是好不容易下决心离开了大北京,回来参加京江市在编记者考试,刚刚稳定下来的工作,要是因为自己的心而丢掉了,实在是不值得,何况还是一个多次侮辱过自己的冷美人,这比在北京那个占有他的女老板又有什么两样呢?

一想到女老板占有他,还给了他两万块钱时,他就恨得咬牙切齿,那是一种被杀了他还侮辱的钱呢。那时,他把钱砸在女老板脸上,扬长而去。当然,他也丢掉了工作,不得不灰溜溜地回到了京江市。

“我刘立海好歹也是在京城上过大学的人,怎么能干这种事趁人之危的事呢?何况还是一个比自己大上十岁的少妇呢,传出去,太丢人了。”刘立海这么想的时候,拼命强压住自己的火。

刘立海终于让自己镇定下来,继续试着钥匙开一楼的大门,这次倒是一试就打开了,一打开大门,刘立海尽管知道京江市的常委楼神秘而且高贵,可是亲眼看到的他,还是惊讶了一下。外表看着不怎么样的独立小二楼,家里不仅宽敞而且豪华极了,一楼的客厅在他眼里大得有他家房子两倍大,单单客厅正中间那个硕大无比顶灯没大几万,肯定是拿不下来。而进门口的这一套淡紫色的布艺沙发,在灯光的印照之下,显得格外地高贵和淡雅,这比北京那个女老板的别墅要有品位得多。最关键是这偌大无比的房子,竟然只有冷美人一个人住,据说她一直单身。

怀里的冷鸿雁大约是回到自己家里的原因,更加放肆地说:“立海,抱抱我,立海。”

说着,一双雪白的手臂缠住了刘立海,刘立海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脚下踉踉跄跄没站稳,两个人便被他扯倒在沙发上,可冷美人两条柔软的胳膊不断没有松开,反而更紧地搂住了他脖子。

这么一倒,刘立海的身子正好压在冷鸿雁的柔软的娇躯上,他吓了一大跳,本能而又猛烈地推开来冷鸿雁,整个人一下子弹跳起来,酒意一下子全醒了一般,而冷汗在酒醒之后,不断地往外冒着-----

一离开冷美人,刘立海害怕归害怕,可这女人的柔软真是舒服,也难怪她居然做了市委书记十多年的地下情人,确实是人间尤物啊。

倒在沙发上的冷鸿雁,身子向后一仰,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而且极为放松了,身体便隐隐约约地暴露着,这么一来,本来就满身是火的刘立海,不由得咽了口唾液,全身的血液狂涌,整个人更加紧张和不安起来。



第4章侮辱

正是血气方刚的刘立海,现在看着一脸艳丽的女领导,在醉态之中,显得愈发地可爱,与平时的模样反差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这种反差,对于无数次想用强冷美人的刘立海而言,极具挑战性。何况冷美人如白天鹅的颈脖,高耸饱满、如水波般一晃一荡的身体,如无数道勾人的鬼魂,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和无穷的魅力。

刘立海正错乱情迷之时,冷鸿雁突然说话了,不过声音极低,极柔,“立海,我想喝水。”

冷鸿雁的双--腿还是张开的,一点也没有收剑,显然她这个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只是她如此喃喃的叫着立海的名字时,仿佛是多年的朋友一般,又让刘立海倍感惊诧。

刘立海惊诧归惊诧,心里却非常想就这么扑倒在冷美人身上,就在这沙发上,而且一定是在她求饶和可怜的哭喊声中用强,这是一种念头,比做那个梦还要强烈的念头,刘立海已经感觉到了,这次的念头暴涌之后就不肯停下来。

然而刘立海毕竟是从高等学府出来的大学生,好歹接受了十多年的中国式教育,理智还是有的,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用强掉女领导后果会有很严重的后面,所以哪怕心里想得厉害,他却不敢付诸行动。

刘立海委实没有这样的胆量,他不得不猛地一个转身,艰难地离开了冷美人,拿眼睛四处找开水瓶,可客厅里没有看到,他不得不去厨房里找,在厨房的一个角落里,刘立海看到了开水瓶,好在开水瓶里有开水,看来这女人习惯不错,估计每天都有烧开水的习惯。当刘立海把开水倒出来后,感觉极烫,他又不得不又找了一个杯子,一次又一次地把开水在两个杯子里交替倒着,好让开水冷得快一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首页 - 女生私蜜话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