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个城市住房将上演“借窝下蛋”的故事,是否会造成“打左灯,向右拐”?| 看楼市

摘要: 每一只家燕都有着住在凤凰梧桐树的梦想,而麻雀只需要一个不需“借窝下蛋”的家啊!

09-08 16:15 首页 地产资管网


鸟类纪元250年,木材、水泥、砂石价格大幅上涨,伴随而来的是鸟巢价格居高不下。此时作为鸟数最多的麻雀却面临着“借窝下蛋”的危机。


除去部分已有屋檐、树洞住宅的老麻雀尚且安逸;新生代的麻雀绝大部分面临着担负不起的高价格鸟巢的现状,于是它们纷纷选择草窝、墙洞作为临时住宅,并整天在一起叽叽喳喳。



鸟巢变革时代


有一天鸟类的统治者大鹏看不下去了,于是发布一条政令:“鸟类纪元286年,推行保障性住巢政策,确保鸟有其屋”,然而保障数量有限。


此时有多屋的家燕看到了商机:“燕窝出租啦,便宜租,不吃亏不上当。”不过是说说而已,毕竟每一个家燕都有着住在凤凰梧桐树的梦想,没有麻雀们的钱怎么能成。

 

然而有一天,麻雀和家燕的一场“大架”,让大鹏不得不召集凤凰一同商议,如何才能安定鸟族秩序。


打架理由


家燕说:“这是我的巢,现在想租的这么多,涨个价怎么了?”


麻雀说:“现在鸟巢越来越贵,我越来越买不起;再说,租巢半年涨一轮,也太欺负鸟了吧!”


凤凰说:“这样吧,我们把家燕的巢收来,统一管理、统一出租,走长租房!”


大鹏说:“还不够,我把集体用地收集起来,交给凤凰管理,增加租巢供给,享有租售同权,相信鸟巢价格可以下降。”

 

事态暂时安稳每当下班回巢,麻雀一次次安慰着自己,租房好啊:“你看享有跟买巢一样的权利,只需要支付买巢月供一半的钱,省出来的钱干啥不行。”


家燕说:“还行,巢还是我的,只不过啥时候才能住梧桐树啊?”

 

鸟类纪元350年


鸟类纪元350年的一天,麻雀的孩子跟家燕的孩子相遇,感慨颇多:


麻孩:“老人临走,都在感叹,借巢下蛋一辈子了,到最后还是没有自己的窝。”


燕孩:“老人也念叨一辈子了,要是知道自己住不成梧桐树,就好好享受生活了,操心那么多巢干嘛。”


只有鹏跟凤凰会心一笑:“最近麻雀的生育率有点低啊,放开二胎吧!”



意愿:从买房到租房


荣归故里、落叶归根、衣锦还乡,中国人几千年家本位的思想根深蒂固,不过目前却面临着“租房安家”的观念转变。

 

今日(2017年8月28日)国土资源部会同住房城乡建设部,开展13个城市首批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已经是2017年下半年关于住房租赁行业的第三个纲领性文件了。



此次方案重点关注了住房供需矛盾的核心问题——土地供给,强调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试点城市均为土地供给矛盾较大的一、二线城市,试点的落地也主要在这些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地区,从政策来看似乎对住房租赁行业“好处”不小。

 

乐观态度


大多数经济学家对此持乐观态度:集体建设用地上的租赁住房要实现的是政府、社会、农民和住房保障家庭的共建共赢共享。

 

“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是中国土地制度的重大变革,意味着以后“土地改革有巨大的空间”。这意味着政府向社会大规模转移土地红利,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而且一大批低成本土地入市,由此产生一大批低成本房屋,对于抑制高房价、高租金将产生巨大作用。


根据刚刚公布的“办法”——村镇集体经济组织可以自行开发运营,也可以通过联营、入股等方式建设运营集体租赁住房。如果集体组织自行开发,不仅政府征地环节没有了,连开发商这个环节也省去了,节省的成本会非常巨大。


以北京、上海为例,土地成本占房价构成的70%,这部分就可以免去。加上开发商环节的省去,农村集体建设的租赁房成本可能只有商品的20%(一线城市)到30%(二线城市)。这是非常令人震撼的!

 

此外,大城市郊区农村户口价值大增,将产生一大批新富阶层。这些农民将成为大批租赁租房的股东,长期享受土地红利。


观望态度

不过某不知名人士更愿意把这描绘为:“打左灯、向右拐”。

 


大幅降低房价,低收入群体会欢呼雀跃;房价继续增长,中高产阶层会喜上眉梢,左右为难。怎么办?打左灯、向右拐!


所谓“打左灯”,是要放出打压房价的口号、做出干预市场的样子,所谓“向右拐”,是要在背后尽量维持现有的利益格局不受大的冲击。无论是广州出台的租购同权,还是现在出台的13城租赁试点。”


先定制度,在慢慢改观念从购到租,中国已经逐步在住房供应体系方面“补短板”,从以往的侧重调控房价,转移到建立多元化的住房供应体系,真正满足居住需求的长效机制建设。

 

可能N年后,麻雀、燕子都没巢的概念了,鸟巢也共享起来,那梧桐树什么的就远去吧。不过现在,在老家的地级市里,连一套房子都没有,那啥谈大城市租房呢?还是希望新富阶层别坐地起价吧。



首页 - 地产资管网 的更多文章: